土工膜生产厂家電話

152-4410-9888

    土工膜被廣泛應用的同時,逐漸暴漏的幾點問題

      来源:   编辑:梦想土工膜   发布日期:2019-04-07T23:19:53   浏览量:

      土工膜被廣泛應用的同時,逐漸暴漏的幾點問題

      土工膜在被廣泛應用的同時,又暴露出許多問題。新型土工膜性能抗拉、抗撕裂、頂破等物理力學性能指標高,並在國內工程建設中的防滲、隔離、補強、防裂加固等領域得到廣泛應用。

      1.生産工藝和施工焊接的缺陷問題

      受熱融合工藝的制約以及工藝環境的影響,熱融合過程中,土工膜普遍存在熱灼傷,特別是二布一膜構造,使得起防滲關鍵作用的土工膜缺陷難以被有效發現,並有雜質參與到熱融合過程,形成斑塊。目前,土工膜熱融合焊接技術已得到長足發展,雙軌自動焊接得到普遍應用。但是受施工環境影響,過熱焊、低熱焊時有發生。

      2.施工安裝損壞的問題

      土工膜爲低強度、柔性材料,容易在裝卸過程中受到工具損害。堆放與鋪設過程容易受到場地尖銳物的損害。施工人員施工不當會對土工膜造成損害。

      3.土工膜缺陷導致的防滲問題

      複合土工膜的缺陷必定會給防滲工程帶來滲漏、浸沒、穩定問題。更爲嚴重的是,因複合土工膜缺損點的隨機性,導致滲漏液體隨機地與地下水直接銜接,進而引發土工膜氣漲破壞問題以及地下水汙染問題。

    土工膜

      原標題:[津雲特稿]說好的婚禮,這位海軍飛行員烈士卻“食言”了……

      3月12日,海軍某部一架戰機在海南省樂東縣境內進行飛行訓練時不幸失事,2名飛行員犧牲,其中1名飛行員粘金鑫來自山東省萊陽市高格莊鎮東大策村。3月19日,粘金鑫烈士的骨灰安葬在萊陽紅土崖革命烈士陵園,粘金鑫的家人按照當地習俗爲他舉行了葬禮。

      津雲新聞記者采訪時了解到,這位年僅27歲的海軍中尉原計劃年底結婚,但面臨生存和保護人民群衆安全的抉擇時,他選擇了犧牲。

      一切,都來得太突然

      3月22日,山東萊陽剛剛經曆了一場大風降溫,這裏的空氣還有些幹冷。五龍河的淺灘邊,不時落下幾群候鳥,在這裏休息覓食。作爲膠東第一大河流,五龍河不僅孕育了山東魯花,還滋養著一個叫東大策的小山村。沿著岸邊崎岖的山路,記者一路爬坡,翻過三四道山梁,就來到了這個村子。

      在村裏打聽烈士粘金鑫的家,幾乎沒有人不知道,“就在那個小超市後面”,順著超市後面的小胡同走了幾米,只見一處裝修尚新的大門外牆上貼著兩張白紙——這是按照當地喪葬習俗,將前來吊唁的親朋好友名字進行公開登記。

      3月19日,當地政府部門組織安葬儀式,將烈士的部分遺骨埋在了烈士陵園。粘金鑫的父親粘洪治說,按照老家的習俗,要爲兒子再舉行一次葬禮,將另一部分骨灰和遺物埋在粘家祖墳,“他是軍人,是烈士,但他也是山村裏的人,不管怎麽樣都要落葉歸根。守著山村,守著五龍河,我相信他會‘踏實’。”

      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烈士家裏的一切還是以前的樣子,更重要的是,粘洪治也不知該怎麽給兒子收拾房間。看到任何一件遺物,他和妻子都會哭上很久。粘金鑫犧牲後,他的母親因悲傷過度,病倒在了床上。

      粘金鑫的舅舅劉志回憶道,3月13日,他接到海軍某部通知,說粘金鑫在飛行訓練時受傷,讓他立即到海南一趟。劉志趕緊聯系了親屬一同前往。

      粘洪治也接到了部隊的通知趕赴海南,同時聽說此事的,還有粘金鑫的女朋友、正在蘭州讀博的粘小娟(化名),她趕緊找學校請了假,飛赴海南。

      從山東到海南,3個多小時的航程中,粘洪治一直在猜測兒子到底怎麽了。他想了各種可能,卻不敢往粘金鑫犧牲的方向去想。可他最不敢想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父親粘洪治翻看兒子生前的照片

      到了海南,粘洪治一家聽說了粘金鑫犧牲的消息,一家人如同遭遇五雷轟頂,癱在椅子上和地上,半天沒緩過神來。他們強打著精神趕到墜機現場。回憶起當時那一幕,粘洪治低下頭捂著臉,用粗糙的雙手抹了抹眼睛,朝著記者的鏡頭擺了擺手。

      3月12日,網絡中傳播著數個視頻:某型戰鬥機墜毀,飛行員犧牲,視頻中,廢墟遠處一片黑煙……後據報道,南部戰區海軍航空兵一架戰機在訓練中失事,飛行員任永濤、粘金鑫不幸犧牲。

      劉志回憶說,他一輩子也忘不了飛機砸在地上那個大坑,“孩子就這麽走了,誰也不知道那一刻他經曆了什麽”。

      粘金鑫的家人聽說,粘金鑫和戰友完全有機會跳傘,但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們駕駛著失控的飛機避開了人員密集區,用生命捍衛了人民解放軍對人民群衆的莊嚴承諾。

      粘金鑫犧牲時年僅27歲,是獨生子。粘金鑫的大伯曾是一名民警,像很多小男孩一樣,粘金鑫很小的時候就對警察和軍人有崇拜感,他小時常說,長大後要當軍人或警察。

      上學時,粘金鑫成績優異,身體素質也很好。中學期間,他是化學課代表,還是體育委員。有一天,粘金鑫回家後興奮地跟粘洪治說,他有機會當飛行員了。粘洪治一問才知道,他已報名去考部隊的飛行員。粘洪治尋思,飛行員的選拔條件苛刻,萬裏挑一的機會很難輪到自己的兒子。雖然沒抱什麽希望,他還是全力支持兒子的決定。粘金鑫也非常努力,經過層層選拔,最終如願考入位于煙台的海軍航空工程學院,成爲一名飛行員。

      粘洪治還記得,粘金鑫畢業時,他去參加畢業典禮,典禮結束後,粘洪治“悄悄”地穿上了粘金鑫的軍裝,戴上頭盔,心裏別提多自豪了。他曾叮囑粘金鑫:一切聽從部隊領導指揮,努力訓練,要爲國家做貢獻。

      2018年8月,粘金鑫給家裏打電話時說,他決定申請到海南的部隊去,守衛南海。

      粘洪治曾想攔下他,畢竟在煙台離家近,海南太遠。可到嘴邊的話,他咽下去了,他知道,粘金鑫下決心做的事,任何人都改變不了,他選擇尊重孩子的決定。

      到海南後,粘金鑫每周都會和家人通電話。電話中,他常說的就是部隊哪位領導對他好,哪位戰友照顧他,從來沒抱怨過苦和累,他還說要把父母接到海南去,帶家人看看他和戰友兄弟守衛的海疆。粘洪治想著再次穿上兒子的飛行服,如今,這個夢破碎了。

      從海南捧著粘金鑫的遺骸回家時,粘金鑫生前所在部隊的領導詢問粘洪治一家有什麽要求。粘洪治哭著說,他並不後悔把兒子送到部隊,他是爲祖國、爲人民犧牲的,全家爲他感到光榮,粘家不會給部隊添負擔。他唯一的請求就是,把粘金鑫的遺物和他最喜歡的飛機模型帶回老家。如今,這架飛機模型擺在老家屋裏粘金鑫的遺像前。

      料理好兒子的後事,粘洪治扛起農具下地了。親戚和鄰居們勸他帶老伴到村子外面走走,可他嘴上卻說著“放心不下家裏的幾畝農田,幹了一輩子農活,停下來不適應”。

      其實大家都知道,他心裏想的是,粘金鑫的骨灰就在老家,他不想再和孩子“分開”了。

      粘洪治還有個牽挂——未過門的兒媳婦粘小娟。粘姓是村裏的大姓,占了村裏約四分之三的人口。粘洪治和小娟的父親是發小,粘金鑫和小娟既是發小還是同學,可謂青梅竹馬。兩家人其實早就商量好讓這對優秀的年輕人結婚。因粘金鑫調動的原因,婚禮曾被推遲,小娟也考入了蘭州一所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後來,兩人的婚期定在了今年下半年,婚房在海南。

      粘金鑫的遺骨回村時,小娟抱著他的遺像走在最前面。村裏的粘大嬸告訴記者,當時村裏好多人給烈士送行,看著小娟抱著遺像,很多人都哭了,大夥兒覺得兩個孩子命太苦了。

      粘金鑫出事後,小娟一直陪著粘洪治夫婦,生怕他們發生意外。采訪中,記者意外地透過客廳的窗戶看到,小娟躲在粘金鑫曾經住過的臥室裏,翻看著照片。後來記者看到這本相冊,裏面是粘金鑫生前上學、參軍、訓練的照片,相紙上沾滿了未幹的淚水……

      粘金鑫烈士,男,漢族,中共黨員,山東煙台人,1992年7月出生,2011年9月入伍,2013年6月入黨,本科學曆,海軍三級飛行員,海軍中尉軍銜,生前系海軍航空兵某部飛行員。入伍8年來,該同志曆任飛行學員、飛行員,在校期間2次被評爲優秀學員,曾代表原海軍航空工程學院赴土耳其參加國際鐵人三項比賽。


    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hyxw/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