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工膜生产厂家電話

152-4410-9888

    垃圾填埋場土工膜覆蓋系統如何合理選擇土工膜

      来源:   编辑:梦想土工膜   发布日期:2019-04-07T22:34:25   浏览量:
      垃圾填埋場土工膜覆蓋系統如何合理選擇土工膜
     
      在當今垃圾場土工膜覆蓋中,合理的覆蓋系統結構層不僅要考慮土工膜的選擇應用,還要考慮生活垃圾填埋後由于垃圾自身含有的水分及外來的水分(大氣降水)所産生的高濃度滲濾液收集、處理,以及在微生物作用下産生的大量填埋氣體的收集、處理及利用。
     
      覆盖的土工膜下层设水平集气管,采用高密度聚乙烯(HDPE)花管,管的直径通常为90mm,管外包裹150g/m2短丝土工布,管间距30m 布置;在填埋单元一侧加弯头穿出覆盖的土工膜,与直径200mm的 HDPE集气支管热熔连接;弯头穿土工膜处与覆盖的土工膜焊接在一起。
     
      覆蓋應采用1.0mm以上厚度土工膜或同等強度材料的膜焊接搭接。應根據日進場垃圾量和垃圾填埋厚度控制每日作業面積。每天揭膜面積不得大于日控制面積,且揭膜工作應和垃圾填埋進度配合進行,做到邊填埋邊揭蓋。土工膜覆蓋好後應采用水泥方磚或汽車輪胎壓好,防止被風吹散,壓塊之間距離不得大于2000mm,邊坡上采用壓塊之間連接塑料繩或土工膜條焊接壓塊來作爲穩定措施。
     
      原標題:健力寶原副總外逃17年歸案,當年的窩案是怎麽回事兒?
     
      原廣東健力寶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于善福外逃近17年後,回國向紀檢監察機關投案。
     
      于善福在2002年外逃,當時,健力寶創始人、三名副總經理都被帶走調查,後來都被判刑入獄。
     
      而且,提到健力寶,繞不過去的一個名字就是原董事長張海,如今張海也在外逃中。
     
      夥同他人大肆侵吞國有資産
     
      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2019年3月28日,在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統籌協調下,經中央有關部門和廣東省有關方面紮實工作,外逃近17年的職務犯罪嫌疑人于善福回國向紀檢監察機關投案,並積極退贓。
     
      于善福,男,1953年7月生,原廣東健力寶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2000年,于善福利用職務之便,夥同他人大肆侵吞國有資産,涉嫌貪汙罪。2002年8月潛逃國外,同年9月,檢察機關對其立案偵查。
     
      中央追逃辦負責人表示,下一步將繼續加強金融、國企領域的追逃防逃追贓工作,有力削減存量、有效遏制增量,鞏固發展反腐敗鬥爭壓倒性勝利。
     
    垃圾填埋場土工膜
     
      原董事長張海虛假立功減刑後外逃
     
      說到健力寶集團,就不得不提到張海。
     
      張海是廣東健力寶集團原董事長、總裁。2005年3月因涉嫌以做假賬、虛假投資、侵吞健力寶資金等被健力寶集團舉報,同月,張海被佛山警方拘捕,後因職務侵占罪與挪用資金罪獲刑10年。
     
      後來,張海因在獄中有立功行爲和良好表現等,先後兩次減刑,一次從10年減刑爲8年,第二次減刑到6年。2011年年初,張海提前出獄。
     
      不過,隨後張海就被認定是通過暗箱操作和弄虛作假獲減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外通報,廣東健力寶集團原董事長張海在監獄服刑期間的立功、重大立功表現均屬虛假,以此裁定對其減刑錯誤。韶關市中院重審並于2013年10月31日對張海兩次減刑的裁定予以撤銷。
     
      據新華社消息,截至2014年1月,檢察機關對廣東健力寶集團原董事長張海違法減刑系列案共立案24人。其中,司法行政、監獄系統11人,看守所系統3人,法院系統1人,律師2人,社會人員7人。張海和女友黃鹭已逃往境外,追捕引渡程序已經啓動。
     
      創始人及三名副總都被判刑
     
      張海接手健力寶,是在2002年初,當時他以3.38億元的價格收購了其75%的股權。半年後,時任健力寶董事局名譽主席的健力寶創始人李經緯以及三名副總經理黎慶元、楊仕明、阮钜源,均因“涉嫌轉移巨額健力寶資産”而被廣東省三水市(現佛山市三水區)反貪局傳訊及“雙規”。
     
      于善福就是在當時外逃的。
     
      後來,2010年4月,廣東高院依法委托佛山市中院對原廣東健力寶集團公司多名高管貪汙受賄案作出終審宣判,判處被告人楊仕明有期徒刑18年,黎慶元、阮钜源各領刑14年。李經緯則于2011年被判有期徒刑15年,並于2013年4月去世。
     
      就楊仕明、黎慶元、阮钜源案件,一審認爲,三人行爲均已構成貪汙罪,同時,楊仕明的行爲還構成受賄罪。楊仕明一人犯數罪,依法應數罪並罰,鑒于他主動供述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部分貪汙事實,與司法機關已掌握其的貪汙犯罪屬同種罪行且罪行較重,依法應從輕處罰。另外,由于該案涉及的保險單及楊仕明的其它貪汙、受賄所得已扣押在案而未造成實際損失,可對三被告人酌情從輕處罰。
     
      後三人均不服提出上訴,廣東高院認定,一審判決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准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依法駁回三人的上訴請求。
     

    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hyxw/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