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工膜生产厂家電話

152-4410-9888

    防滲土工膜檢測項目,焊接縫如何測試?

      来源:   编辑:梦想土工膜   发布日期:2019-04-03T00:16:07   浏览量:

      防滲土工膜檢測項目,焊接縫如何測試?

      據悉歐洲早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將防滲土工膜廣泛應用于廢渣處理場、垃圾填埋場、人工湖、水庫、交通隧道、石油化工礦業等各種項目中,隨著我國經濟的飛速發展,環保問題成爲了我國的頭等大事,在大前年,也就是2016年11月國家環保總局正式改名爲生態環境部,可見對生態環境的重視程度,並且國民環保意識的逐漸提高,防滲土工膜被大力提倡並廣泛使用,在環保工程防滲主體中發揮得“淋漓盡致”。

      防滲土工膜焊接縫如何測試?

      焊接的時候防滲膜與防滲膜的搭接處應不低于10公分,同時盡量減少焊接縫可以節省用料成本,同時也能提高防滲系統的穩定性。一般檢測焊接縫是用兩種方法檢測:第一是用氣泵、壓力計以及空心針檢測;第二種方法是用真空泵檢測。第一種方法需要插入空心針于焊接縫中充壓整個焊接縫並堵住焊接縫兩個邊緣處,然後檢測氣壓的變化,第二種則不需要損壞防滲膜。塗抹肥皂液將真空泵壓在肥皂液處加壓,檢測焊接縫內密閉氣壓的變化,氣泵的氣壓在2分鍾內可以達到和保持在250KPA,然後觀察10分鍾,允許氣壓降低範圍在10KPA,如果壓降大于10KPA,則焊接不合格,需要反複重複十幾次。

      防滲土工膜簡稱防滲膜,它的主要作用是防滲、隔離。正常的規格是寬度6米X長度50米一卷300平米,由于這種寬度和長度滿足不了大的工程項目,因此在鋪設的過程中要雙軌熱熔焊接機焊接或者用KS熱熔膠(土工膜專用膠)粘接,當然小面積的魚塘或者藕池可以考慮成本的情況用KS熱熔膠粘接,大工程則需要安排技術員和施工師傅去指導和施工焊接。防滲土工膜在各種環保工程防滲系統中“威力巨大”。

      原標題:單仁平:搞批評應守住三個原則,實現建設性

      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星期二對外媒說,他受到了學校的調查,並被停止了教學和科研資格。這件事旋即引起外媒的諸多報道和炒作。

      据本报了解,清华大学目前只是暂停许的教学和学术工作,要待调查有结论后,才会做具体的决定。调查是清华根据校内规定独立进行的,许对外媒称 “大不了坐牢”,是很夸张的说法。

      許章潤曾經有過在法學領域正面的學術貢獻,但是近年逐漸變得政治上激進起來。尤其是去年以來,他寫了幾篇政治上很極端的文章,使他在國內異見人士中一下子突出了出來。他顯然給清華大學出了個難題,他本人一定很清楚,這樣公然表達政治對抗的立場,是不可能長期在中國著名大學裏從事教學工作的,他等于是逼一直包容了他的大學對他采取另一種態度。

      了解許的人,恐怕都不會對他今天的情況而感到驚訝。如此激進地反體制,任何國家的一流大學恐怕都容不下。設想一下,如果在哈佛或者耶魯大學,有一個教授公然抨擊美國的體制,宣揚共産主義思想,他能在教授的位置上待得住嗎?中國漢辦在美國大學裏辦的孔子學院只是避免討論一些敏感話題,正面介紹中國,都被美國議員和媒體斥爲“價值滲透”,不斷有美國大學關閉孔院。

    防滲土工膜檢測項目,焊接縫如何測試?

      近兩年,一些在大學裏任職、比較激進的知名人士在發表言論方面有所克制。但許的做法是相反的。不能不說,他的做法中有一些很刻意的成分,他的表現不是大學校園多元氛圍所能兜得住的,他實際上以危險和極端的方式傷害了清華的學術環境。

      中國知識界一直在思想上很活躍,這是中國知識分子的集體天性。有很多人熱衷于從事批評,並因此而發生了一些摩擦。我們認爲,中國需要開展批評,這是社會前進的重要動力之一,這個判斷在什麽時候都應當堅持。

      但是如何開展批評,這是需要知識界認真思考並加以把握的。批評本身不是目的,不應爲了批評而批評,而應當實現政治上以及治理推動上的建設性。爲此,我們提出幾個原則,供大家探討。

      第一,在中国搞批评,不能违宪,不能把矛头针对国家根本政治制度。冲击执政党的权威,动摇人们对国家道路的信心,这样的所谓批评都是应当坚决反对的。在西方,同样不能冲击它们的体制。就像前面提到的,如果西方的精英人士呼吁抛弃它们的三权分立,建立中国式的政治制度,防滲土工膜檢測項目,焊接縫如何測試?一定会受到各种压力,并因此付出代价。

      第二,在中国不能鼓动对立。中国的体制决定了社会的和谐运行方式,而不是像西方那样,它们的体制就是对抗 摞着对抗构建起来的,通过无处不在的对立力图实现社会治理的平衡。中国的批评者应当避免模仿西方舆论的样子,通过极端表达方式吸引眼球,因为那样做会对中国社会的良性运行形成侵蚀,也必然会受到限制。

      第三,批評者一定要把事實搞准,再搞准。影響越大的批評者,越要承擔起准確批評的責任。而且不僅要做到微觀真實,還應兼顧宏觀真實。就是說,批評者要有這樣的意識:他所造成的社會注意力集中不應放大問題在社會中的實際情形,避免給人以某個局部問題代表了整個國家面貌的錯覺。

      中國走了一條獨特的發展道路,它迄今的實際效果是高度積極、正面的。西方一些力量一直在極力否定中國的道路,我們在此還主張,中國的批評者都不應加入他們的這一努力。如果批評者沒有這樣的意願,就要有意識地避免給人這樣的錯覺。

      其實從宏觀上看,中國一直在探索如何做到既讓輿論開放,又確保國家政治安全,社會有凝聚力。客觀說,這是一個很不容易的過程,在有西方價值體系幹擾的情況下,尤其如此。真誠希望政府及社會機構對批評的承受力不斷增加,這很重要;有影響力者開展批評則要具有建設性,擺脫激進和極端,這同樣很重要。此外,公衆對各種聲音的良莠識別能力需不斷加強,這是社會綜合承受力不斷提升的關鍵。


    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gsxw/108.html

【相關文章】